紫轩葡萄酒研究(二)超强的资源战略感

  好酒要有好葡萄,好葡萄出自好产地,好产地要有适合的土壤和气候,这就是葡萄酒的法则。

  拥有了优良的资源,就拥有了一瓶好酒的70%。

  一个有理想的葡萄酒企业,它的第一要着就是从资源开始。

  所以,自古以来,产地资源的争夺成为葡萄酒行业永久的竞争行为。

  超强的资源战略感 酒钢集团的高瞻远瞩,使紫轩从原料基地开始,准确占位,从战略层面形成了百年基业模式

投资方的资源战略延伸

  石油涨价,正在引发着全球的经济恐慌;资源的日渐枯竭,正在压缩着人类生存的空间。 国家与国家之间,人与人之间,甚至邻里之间,一个共同的话题——我们如何可持续发展下去?如何让现有的空间更加和谐?这是一个人类生存的话题。

  嘉峪关,一个与资源紧密相连的现代化城市,一个与历史血脉相承的关隘,一个出产了阳关三叠、大漠孤烟、戈壁落日风景的地理标识,一个注定了与生俱来就令人肆意悲情的蛮荒之地,同样,因为有了这些,也便有了更加真切的资源战略感。

  嘉峪关,因为秦始皇而成为一个历史的起点,因为酒钢而成为一座城市。

  从钢铁到葡萄的延伸,从不可再生资源到可再生资源的转变,酒泉钢铁集团的“资源”神经,可谓敏感,本身对资源的“千丝万缕”的情结,注定酒钢的决策层不会错过既近在咫尺又取之不尽的“资源”。

  作为资源型企业,酒钢集团不但肩负着钢铁产业发展的重任,还时刻关联着嘉峪关这座因钢而建、因钢而生的城市兴衰。“近年来,酒钢进一步拓展发展空间,大力发展种植、养殖等非钢产业,尤其精心选择了被国际上称之为‘朝阳产业’的葡萄酒业,作为非钢产业的主导产业来发展,旨在以此促进企业可持续发展,避免‘矿竭城衰’的命运。”所以,此举堪称“酒钢决策层高瞻远瞩的战略决策”。车洪(现已经调任甘肃省国资委领导),是酒钢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也是紫轩酒业的投资公司宏丰的董事长、紫轩酒业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紫轩创始人,从此我们不难体会酒钢集团对发展葡萄酒产业的战略重视。

  现实5万亩葡萄园的建设和未来10万亩的规划,足可以让一个春风不度、四季干旱、风尘仆仆的钢城徜徉在绿色的葡萄园中,想一想都让人觉得兴奋。今后,酒钢集团除了有钢,还有酒,这是酒钢人的骄傲,也是酒钢人引渡春风香醇雄关的理想。

  出于对未来的战略思考,酒钢,进入了葡萄酒,这是一次站在生存与发展的角度而不是攫取财富的战略延伸,也是迄今为止中国葡萄酒行业最令人感动的投资行为。 为此,我们首先给这个战略的决策者们,鼓掌!

抢占世界葡萄酒资源战略带

  西部最丰富的资源是什么?一望无际的土地;最贫瘠的是什么?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戈壁。有时候,我们在思考,为什么上天那么不眷顾西部?严寒、酷暑、狂风、沙尘暴……想到西部就联想到这些,想到这些就联想到西部。这种不公平的诅咒不知道开始于何时,但却结束于现在。几千年后,人们终于发现,诺亚方舟上的那棵葡萄树就是上天赐予这片土地的福音,紫轩深得其中奥妙。

  纵观世界所有葡萄酒新世界的发展,美国、澳大利亚、智利、阿根廷等国家,其对葡萄酒旧世界最大的压力就是可以利用的、适合酿酒葡萄生长的土地广阔。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老牌葡萄酒发达国家对土地资源利用已经接近饱和,葡萄酒产业的发展规模必将会因为资源短缺而受限制,新兴葡萄酒国家将因此而迅速崛起,从而引领世界葡萄酒市场变局。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葡萄酒潜力市场,同时也因为广阔的西部土地资源而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葡萄酒生产国之一。最近流行的一个科学论断指出,随着地球温度的不断升高,50年之后,中国北部众多不适合酿酒葡萄生长的高寒地区将适合葡萄的生长,而现在那些条件恶劣的葡萄种植区域也会变得更加适种,一个不好的消息就是,波尔多将不再是世界上最好的产区,中国东部环渤海湾地区也将面临淘汰。

  有观察家甚至断定,未来50年,世界葡萄酒中国说了算!而中国的葡萄酒,西部说了算!

  西部是中国葡萄酒资源最佳区域,也是世界葡萄酒的战略资源带。

  葡萄,不喜肥沃喜贫瘠,不喜风和日丽,但喜酷暑严寒。只有经过四季的艰苦历练,才会有丰满而健硕的果实,从而才会有不朽的葡萄酒。

  北纬38°— 42°为国际公认酿酒葡萄种植的绝佳产区。紫轩葡萄产区地处祁连山北麓,位于北纬39°6′,与世界着名的葡萄产区法国波尔多在同一纬度,是最适宜葡萄种植的绝版产区之一。这里气候干燥,日照充足,昼夜温差大,病虫害少,属典型的戈壁沙地土壤,适合名贵酿酒葡萄生长。

  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国际葡萄与葡萄酒专家李华从法国波尔多第二葡萄酒学院学成归来后,走遍全国大大小小的县市,硬是用双脚丈量出了“中国葡萄酒的希望在西部”的科学论断,然后就一头扎进了西部这块土地。迄今为止,他在新疆天山北麓、宁夏贺兰山东麓、甘肃河西走廊先后扶持和指导了新天、银广夏、莫高以及今天的紫轩等超大型葡萄酒企业,开辟了20多万亩的酿酒葡萄园,将西部葡萄酒产区的战略地位提升到了中国葡萄酒产业乃至世界葡萄酒产业发展的高度,引来了张裕、王朝、长城、威龙等东部葡萄酒强势企业在这里跑马圈地,掀起了中国葡萄酒的西部淘金热潮。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10瓶国产好酒中,有9瓶都可以找到西部的味道。

  感谢新天,感谢银广夏,是它们用勇敢和胆识证明了西部;感谢张裕、王朝、长城这些中国葡萄酒的先行者,感谢李华,是他们用发展的、睿智的、科学的眼光发现了西部的潜力,从而使紫轩在眼见了西部企业不断失败的先例时,毅然决定大规模投入。

  作为农业资源型产业,葡萄酒世界最终的核心竞争力是资源。支撑酒钢集团葡萄酒战略的基础就是西部的资源。在今天资源要理日渐深入人心的时候,这样的决策延伸尤其紧要。

用资源力、信念力和坚持力决胜百年

  七分原料,三分工艺,葡萄酒是种出来的,这样的理念在中国已经不再陌生。法国因为波尔多而被世界所接受,波尔多因为葡萄酒而名噪宇内;在随后的几千年里,发展起来的葡萄酒产区,都是优异资源的结果。资源决定了产区,产区决定了产业,紫轩对这样的定律心领神会。成熟的建园技术和5-10万亩的基地规划,国内第二,世界亦在前列。这是紫轩的自豪,也是打造自己竞争力的核心资源。

  然而,紫轩一连串的举动,似乎让人们回想起刚刚出世时的新天,概念、包装、炒作、噱头,接连不断,空中轰炸和地面大规模铺市,阵势之浩大,影响之广泛,前所未有。结果是劳命伤财,损兵折将,无功而返。

  可是紫轩并没有后续的夸张动作,“我们看到了新天成功之处,也看到了新天的问题”,销售公司总经理赵晓晋说,“大投入基地与厂区硬件建设,意在向消费者展示我们的实力和百年基业的战略定位,央视的广告投入仅仅是一种简约而有效的招商方式。其他如产品获奖、渠道布局都是线下行动,尽管引起了各方的关注,但是我们没有炒作,没有噱头。在基础没有打好之前决不会轻举妄动,这就是我们与新天的不同,所以也不会成为第二个新天。”

  原董事长车洪曾经说过,“葡萄酒不同于其他酒种,好的葡萄酒是种出来的、酿出来的,把心思用在投机取巧、偷工减料上是不能生产出好葡萄酒的。所谓炒作概念、标新立异都不是长久之计,都将失信于消费者,终究要被市场所抛弃。紫轩自涉足葡萄酒业的第一天起,就确立了打造诚信企业、塑造诚信品牌、服务社会、壮大自己的经营理念,用诚信铸就紫轩葡萄酒之魂,以品质打造市场信赖的紫轩品牌,靠真诚让消费者接受这一产品。”

  百年基业要用百年的真诚来培育,同时还要有对葡萄酒真切的感情和对行业的奉献精神,这就是紫轩的企业理念。紫轩销售公司总经理赵晓晋虽然是个葡萄酒的门外汉,但是他一开始就将自己全部精力浸淫在紫轩的建设中,“不懂可以学习,但不热爱这个事业,就决不能做紫轩人”,他说,“纵观中外成功的葡萄酒企业莫不是子子孙孙一脉相承,他们对土地、对葡萄酒的感情非常人所能体会,在他们眼里,酒庄就是家族的血脉,土地弥足珍贵,葡萄酒至高无上。所以,他们用心酿酒,用心修剪葡萄树,用生命维护葡萄酒的尊严。他们的酒庄流芳百世,他们的酒流芳百世,他们的家族流芳百世。中国葡萄酒普遍缺乏的就是这种对葡萄酒的真诚热爱和执着的追求精神,紫轩要做百年,首先就要树立这种精神,就像《士兵突击》里的钢七连精神,不抛弃,不放弃,坚持到底。”